杨炔

迟来的复联三小甜饼?(别信!!)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依旧渣文笔和短小
————————————————————————
  rumlow手颤抖着抽出一根烟,送到嘴前,火机打了三下,没见半点儿火星。“操!”rumlow咒骂一声,终于第五下,烟着了。
  “再说一遍”rumlow深吸一口烟,感受到呛人的烟带着尼古丁在自己的身体里转了个来回,把五脏六腑都侵害了个遍后,再缓缓吐出。烟雾模糊了他深邃的轮廓,看不清他的神色
  “头儿,你……”
  “我说,再说一遍”rumlow压低声音,不耐烦地重复
  “……冬兵战死于无限战争瓦坎达战场。”rollins深吸一口气,快速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沉默。
  rumlow眯起眼睛,盯着一点点变短的烟,眼神阴晴不定
  “头儿?”rollins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rumlow收回思绪,将燃尽的烟扔到地上,用靴底碾灭
  “死了好,活着净他妈让我瞎jb操心。”rumlow语句是轻快的,语调却怎么也上扬不起来。他挥退rollins,独自坐在沙发的阴影里。
  “哼,他不可能死的,逼崽子命大呢。”rumlow又摸出一根烟,点着,小小的橙光照不清rumlow脸上的神色。
  “他不可能死的。”黑暗中,似有轻如烟雾的叹息响起……

是我了,恍惚间记起来今天还给一个大大疯狂点心来着,瑟瑟发抖,怕被讨厌(T ^ T)

笔雨闲:

就,小透明的吃粮日常。

(一个语死症晚期患者无声的叹息)

网瘾少女孙尚香.:


朗姆洛安静的躺在地上。

冬兵捂着伤口,他看着赶到的医务人员在朗姆洛身旁蹲下,他们将手探在朗姆洛鼻下,然后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但紧接着他们一起摇了摇头,冬兵便看着朗姆洛被掩盖在一块白布之下。

史蒂夫皱着眉头把手搭在冬兵的肩膀上,他放柔了语调:“巴基,我很抱歉……”

“这不怪你,也不怪任何人。”冬兵平静的打断了史蒂夫,他转过身去,血滴滴答答撒在他的鞋边与地上。

葬礼在傍晚举行,冬兵站在角落里,到来的每一个人都对他表示同情与歉意,但他却没有什么感觉。他眼里干干的,挤不出一滴眼泪,他甚至没觉得多难过。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只是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尽管朗姆洛的的确确埋葬在这片湿润的泥土之下。

葬礼结束后,史蒂夫坚持想要送冬兵回家,冬兵拒绝了。他一个人回到那个租来的房子里,然后掏出钥匙打开门。

屋里很黑,冬兵随手打开了一盏小灯,然后关上了门。这时候他难受起来,这个家太安静了,安静得不正常。朗姆洛买回来的牛奶立在茶几上,还未读完的一本小说被随意放在床头,没来得及收拾的碗筷堆积在桌面。他看见了桌上的一对杯子,这是他不久前在超市里坚持要朗姆洛买的,一个蓝色一个红色,外壁涂着幼稚的笑脸,朗姆洛曾经发誓说他绝不会用这种杯子喝水,但冬兵知道他会的,可朗姆洛再也没法和他一起用了。

孤独与寂静包围了他,冬兵的鼻子酸了起来,他红着眼眶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动不动。他觉得好笑又难过,他在朗姆洛死的时候没流泪,在朗姆洛的葬礼上没流泪,而现在仅仅是看到这些平常的物品,就让他悲伤得喘不过气来——朗姆洛的一切都在这里,除了他自己。

一个纠结的脑洞

巨想写人鱼叉,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冬兵的设定更适合人鱼,好纠结(ノಥ益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软:

睡不着 随便翻了一篇文看
看到这笑出声了

我不管这就是冬叉糖!!

【冬叉】soldier!上!弄死那只苍蝇!!

  搞笑向
短小+ooc
天知道苍蝇这种东西怎么能这么烦【掀桌!】
————————————————————
  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窗外的云轻悠悠的飘在天上,清晨温凉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房间里,恍惚间能看见安静漂浮在空气中的细小灰尘,冬兵的右手紧紧的搂紧朗姆洛,朗姆洛的腿随意的搭在冬兵身上,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直到……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一种细小但是却非常清晰的声音萦绕在朗姆洛耳边,朗姆洛摇了摇头,那种声音立刻远了,于是朗姆洛翻了个身,无视,继续沉浸在睡眠中,“嗡嗡嗡嗡嗡嗡嗡嗡~”没几秒,这种声音又靠近了,朗姆洛挥了挥手,将这种声音赶走,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手臂上令人难受的微痒,就像虫子爬过……不,就是虫子爬过的感觉!朗姆洛忍着满脑子的睡意,睁开眼,发现一只黑色的虫子被他一惊,从他的手臂上飞起来——一只苍蝇。很好,朗姆洛看了看旁边睡得像个猪的冬兵,将自己重新摔在床上,准备无视苍蝇,继续自己的睡眠。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苍蝇欢快的刷着自己的存在感,朗姆洛一挥手,它就顺势在朗姆洛手臂上降落,爬来爬去,再一挥,它就起飞绕在朗姆洛周围,为朗姆洛唱催眠曲(??)朗姆洛睁开琥珀色的眼睛,眼睛里满是吓人的煞气,其实平常的朗姆洛是没有起床气的,毕竟作为雇佣兵,更恶劣的热带雨林他也呆过,那里不仅有苍蝇有蚊子,还有各种蜘蛛吸血虫水蛭等等一些更可怕的东西,但是,今天,这么好的星期天,他不用早起拼死拼活拼命去执行任务,他有机会和自己的小崽子一起好好的赖个床,竟然被一只苍蝇打搅了!!!!朗姆洛的脸和冬兵的烟熏妆一样黑,说到冬兵,他看了看旁边睡得脸上都压出褶子的崽子,气就不打一出来,为啥他一点儿都不受干扰!
  “咕咚!”重物落地的声音,朗姆洛收回伸出的脚
  “soldier!上!!弄死那只苍蝇!!”
  冬兵愣了几秒,湖绿色的眼睛眨巴几下,像是在消化朗姆洛的话,漫长的几秒过去,冬兵脸色瞬间黑了起来,朗姆洛没有起床气,但是冬兵有啊,冬兵看着房间里飞的欢快的苍蝇,伸手从床底下摸出一把蝎式微冲,冲着苍蝇就是一顿扫射,哦?你问我为啥他不和朗姆洛掐,他想啊,如果他今天想睡地板的话。
————————————————————
彩蛋:
“这他妈就是你们把墙打成筛子的原因?!”钢铁侠睁着他焦糖色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空中自在飞舞的苍蝇。鹰眼在后面表示自己憋笑憋的很痛苦。

【冬叉】仁至义尽

泅水以渡:

朗姆洛为冬兵做过三件事,终止了他这一辈子的感情,也终止了他的生命。


第一件事,为冬兵护卫着后背,这一件事一做就是好几年。




他们相互影响着着彼此,无意识的塑造着对方。冬兵的现在里出现了朗姆洛,朗姆洛的生活被冬兵占据。机械保养,日常起居,格斗训练,他们相处的时间的是最多的。习惯成自然,一切顺理成章,荷尔蒙滋生,战火中的感情带着硝烟,欲望翻滚而上盘踞在心上,冬兵不懂什么是感情却使得这份关系更加单纯,冬兵想让这份关系长久。朗姆洛则不在乎也不想冬兵太深入,为了自己,也为了冬兵,因为想要长久就只能心照不宣。


朗姆洛曾经有一瞬间希望自己能活得长长久久,哪怕沦为平凡,哪怕遭受苦厄,只要冬兵在他身边,他就有动力活下去。相信只要他们如果能够一直活下去,他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不管是基于哪种感情。相信自己辅助,冬兵前行,他们就能支撑彼此的性命。只是最后还是失败,朗姆洛不知道为什么过去那么重要,比现在重要,比未来重要。为什么冬兵纠结于那段过去,那些历史,哪怕会毁掉现在也在所不惜。但冬兵已经做了取舍,朗姆洛也不愿在费口舌。他的心已经开始冷却,他发现这是一场私人恩怨。该放手就放手吧,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不是他朗姆洛的风格,不就是忘不了你初恋吗,忘不了就忘不了,我还能娘娘唧唧的希望你留下来吗?你以为我会放不开手?你是在做梦吗?




第二件事,在洞察计划进行的过程中,因为冬兵对美国队长的有所反应,皮尔斯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停用这个九头蛇的“武器”,他担心会有所变数。


朗姆洛据理力争,让冬兵不要接受电流洗脑,但是事情还是继续发展。好在皮尔斯虽然还是选择将他洗脑,不过法外开恩没有将冬兵冰封。活着就还有希望,就还能达成愿望。他不想让小坏蛋难过,他那么渴望那段过去,而朗姆洛从来不会拒绝冬兵。一切该到此为止了,他会有新的生活,这是朗姆洛想要拥有的,这也是朗姆洛想要给冬兵的,所以他据理力争,保住了冬兵和美国队长相遇的机会,他能做的只有这些。


朗姆洛把这个当做是给冬兵的分手费,朗姆洛觉得自己是个好炮友,虽然我们已经分道扬镳了,但看在你胸大貌美身材好,这分手费我还是能给得起的,能护着你就护着你了,又不是什么大事,然后你去找你的美国大胸去吧,抓紧走,回什么头,别再来烦老子了。


朗姆洛明白,没有美国队长,他们也不会在回到过去。他早就知道的,所以他就只是看着,也只能看着,他的小混蛋离开了他。他从来都阻止不了冬兵的步伐,他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而巴基巴恩斯回来了,意味着之后已经和他无关了。


当然,朗姆洛也有他的考量。唯一一次,幼稚的愿望。如果美国队长在洞察计划之后保护不了冬兵,说不定冬兵会对美国队长失望,甚至会哭,然后发现老子才是能保护他的那个人,说不定会回来,哪怕几率可以忽略不计,但也是有的,他们还有机会。冬兵要是因此死了,他也赚了,因为他和冬兵会在地下相遇,他总会比美国队长先遇见冬兵,因为他肯定会死在美国队长之前,自然就能抢占和小混蛋相遇的先机,不过,冬兵没有回来,也没有死去,他走了,知道了一切,然后选择了离开。没有再找他,选择了新的生活,选择了没有他的生活。


听说这个消息后,朗姆洛笑了,说:我就知道。


就知道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第三件事,You know he remembered you, your pal, your buddy, your Bucky.


(你知道他记得你,你的哥们,你的兄弟,你的吧唧。


他告诉美国队长,后续会有人对那个人不利。既然能陪在他身边的人永远不是他,那他只能为冬兵铺平道路,扫除障碍,这是他的工作,这是他的任务,这是他已经习惯的,更是他一直擅长的。那是他想为小混蛋做的,那是为了冬兵的,他想让小混蛋有一个更好的未来,而他,再也不会有以后。


冬兵过得很好,所以磨光了朗姆洛最后的心力。冬兵过的越好,所以消泯了朗姆洛的留恋。没什么,能做的了。


临死前他终于可以对自己坦率一次,他承认他嫉妒他们的感情,他难过小混蛋身边的那个位置,曾经不是他的,以后也更不会再有。他为他做了那么多却是比不上那段曾经。


他是一个小气的人,他只负责说,他不解释。他没义务,也没时间再跟美国队长细谈。毕竟,他们可是有私人恩怨的。至于那个金发大胸能不能从这个句子里听出什么,智商在不在,能不能防范于未然,那就跟他没关系了。他不能再陪伴小混蛋了,只能让美国甜心来。




他该说的都说了,能做的都做了,因为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他不想再说了,也不想再做了,因为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我们从来不曾有过未来 


我们再也不会有未来了


一切到此为止


这是他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他对冬兵已经是仁至义尽。



【冬叉】你根本不爱我,你跟我在一起就是想撸我的猫!!!

搞笑向
短小+ooc
  巴基现在想掐死正悠哉悠哉躺在朗姆洛腿上的那只猫,然而他更想掐死手贱的自己,是他,詹姆斯·不会拒绝流浪猫·巴恩斯把这只猫抱回家的,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朗姆洛把门狠狠摔上
  “巴恩斯,你他妈今天让这玩意儿进来,你以后就别想再操我了!!”
  然后他就带着这只猫进来了,他了解朗姆洛,嘴硬心软,他是不会把猫扔出去,也不会拒绝和自己上床的,毕竟器大活好的还有四倍体力的人不好找是不是?而事实是,朗姆洛确实没把猫扔出去,甚至还和这只猫相处的不错,但是朗姆洛这回没开玩笑,他说到做到,这只猫来的这一个月,朗姆洛真的一下都没让自己碰,昨天好不容易哄他进了卧室,准备为所欲为的时候,那只猫在门外“喵”地一叫,朗姆洛一脚给他踹地上,翻身起来给猫准备罐头去了。
  巴基想着想着,身上的杀气就不要钱的往外放,机械臂也握的嗡嗡的运转,猫从朗姆洛腿上蹭地跳起来,全身毛都站起来看着他,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威胁声,妈的,小白眼狼!要不是我你现在就冻死了,巴基杀气放的更愉快了“你他妈收敛点儿,吓到猫了,想杀人自己去神盾接任务,别他妈在这儿发彪”朗姆洛一脚把他踹下沙发
  操你妈朗姆洛,你根本不爱我,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撸我的猫。
 

关于写肉的一些吐槽。

句句戳心窝子

孤光残影:

每一句都在我的心坎里……


摩城魅影:



我经常说我不怕更文,但是特别怕写肉。原因是----




我不会写肉。




不知道哪些太太跟我一样遇到写肉就比割自己的肉一样困扰。




尽量黑屏代替肉的部分。




当然一两次我可以这样,但是每次都这样有点浪费读者的情绪。




众:你TNND写个ABO里面没有肉就好像饭馆子里上来一盘大盘鸡里面只有土豆没有鸡!虽然我们没有付钱,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时间和尊严,你这样的写手既不专业也不敬业,拉出去炖了!




以上意淫我倒是一天好几出,但是就是没有肉……




我很为自己的健康担心……








要说肉,我也很爱看,你们要相信我。




但我绝对不是一个把众位写肉高手太太的文收藏起来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反复观看并研究的人!!




大家一定要相信我(相信你个头!)








然而我发现写肉这种事一定是一种天赋……就像我热爱肉,但不擅长……




有些太太写的肉真的是看得人干柴烈火,全身舒爽。




但是轮到自己操作的时候就……




唉?咋就写不出来这种感觉?是不是气氛不对?




在办公室当着众目睽睽不好意思怕被领导看到,亲娘咧,有可能影响仕途……








那好,回家写。




唉?咋还是没有感觉?老公脱了给我一点灵感……




好吧你还是穿好吧,有点眼睛难受。




肯定是需要烘托气氛,待我焚香沐浴,净水洗地,斟满小酒,放上音乐……








妈的睡了……








清早起来,一头乱发。




电脑屏幕空空一片。




妈蛋我都喝成这样了你给我删除了?




老公:昨晚你喝完倒头就睡什么也没写啊……




我:……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计计不成我变本加厉!




看个AV吧……








卧槽真人版的怎么这么恶心!!








我得喝得多么酩酊大醉才能看完一部男男版的AV??




老公:可能你的操作方式有点另类,要不咱换女女?




我:……








老公:其实我是支持你的,你看什么我都可以接受,我觉得你说的对-----








真人男男真TMD太恶心了!!!!!!!!








然而我看什么都没反应,我是不是提前退潮了!!!!!




闺蜜们:你都在写啥让我们也看看呗。




我:呃……培训课纲……




闺蜜们:见了活鬼了,你写个课纲也要求有反应你也太淫荡了吧!








我:……








但是你说写肉这种事又不是情感咨询,我总不能找几个姐妹探讨技巧吧,而且这种写文技能我也不能给太太私信-----




   亲爱的太太,仰慕许久,您的肉文让我魂飞魄散,看完之后全身上下久久不能平静数日,希望您能赐教写肉大法,让我早日成为肉界精英……








 如果太太会错意以为我在骂她,岂不是会被回敬----








臭流氓!!!








我:……








所以大家看我写的文一定不要抱着看肉的野望,里面的肉非常难以下咽,啥象声词都木有,我写的肉是违规三无产品-----没逻辑没技术没颜色……








    神啊!您就赐我一道金符,让肉充满我的脑子吧!!阿门……








以上来自一个疯了的人……